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倪光南稱華為估值世界第一 達1.3萬億美元

發布時間:2019-10-30 14:58:42 瀏覽次數:186



(原標題:倪光南稱華為估值世界第一 達1.3萬億美元)

倪光南稱華為估值世界第一 達1.3萬億美元

站長之家(ChinaZ.com) 10月29日 消息:近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中國企業高質量發展論壇上介紹全球信息和通信領域企業市值排名時表示,中國通訊技術發展迅速,全球前十名中,美國有6家,中國有華為、阿里和騰訊三家。華為雖然沒上市,但評估市值是 13000 億美元,世界第一。雖然目前我國整體排名仍然落后于美國,但已領先于韓、日、英、德等國家。

因此,倪光南認為,對于網信領域,我們不必太悲觀也不要太樂觀。值得樂觀的是中國5G在世界上暫時領先,而同時,芯片等硬件以及操作系統類軟件這兩大短版也是需要我們重視的問題。

更多報道請關注專題:聚焦中國企業高質量發展論壇

以下為全部演講實錄:

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這個會是我向優秀企業、優秀企業家學習的機會,講什么呢?我想了一下,還是講人才和創新。每個企業、每個企業家最關心的是這個問題,講的不好,請大家指正。

首先,從這個時期,中美貿易摩擦以來經常碰到的問題,有人說到底中國行不行,是“厲害了我的國”,還是沒有創新了?從我個人的看法,其實就是幾句話,首先這是一個科學、客觀的問題,比如 70 年以來,現在可以說我們總體網信領域,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網信辦管的領域來講,我們總體技術和產業水平位居世界第二,但下面會講到,我們也有短板。

我拿的表怎樣比較我們的水平?這是以市值排行、龍頭企業排行來看,大體上可以。在這個表上信息和通信領域,按照這個標準來看,華為沒上市,但表上有,有些人評估是 13000 億美元,世界第一,我想大概是沒問題,從華為的業務情況、創新情況等是第一。前 10 家里美國有 7 家,中國有華為、阿里和騰訊,三星也能排進去。其實大體上表現了我們這方面在世界上的水平,中國比起美國還是差的,但比起三星,顯得大一點,總體來講三星的水平,日本,英國、德國,大體上處于這個“長跑”的第三階段,第一美國,第二中國,第三大概是這些發達國家,第四是印度等一大堆國家。這個表是比較客觀的,所以我覺得不要太悲觀,也不要太樂觀。

但這個還不夠,雖然中國從產業類別來講世界最大,網信領域我們產業類別肯定是第一,平均第二,但我們在一些重要方面,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方面是短板。我畫了兩個大家知道,一個是硬件,中國的芯片不行。華為一受制我們發現還有軟件,特別是基礎類的,像是操作系統,這兩大短版不補上,平均第二還是不行。

當然也有兩個好的地方,第一是新一代信息技術,5G,毫無疑問,中國5G在世界上走得比誰都快,我看中國哪個城市都在部署5G,你看外國有嗎?這是毫無疑問的,從跟跑到現在開始領跑了,當然,人工智能、大數據方面中國也很熱鬧,不敢說比別人好,但挺重視,所以和發達國家的距離要短一點。當然,我們的互聯網應用也很好,有人說不重要,基礎不夠、創新不夠,這是對的,但以應用來倒逼基礎的發展也是可行的,這不是說趕上了美國,但總體來講,現在有些有利條件容易趕上。

要回答的問題是,既然平均第二,短板為什么不上去?做不成?我分析有兩條原因,客觀是建國 70 年來我們飛速發展,但人家已經發展了一兩百年,我們有些地方肯定還不夠。第二,人家對你有禁運、封鎖和制裁,客觀上要難一些。

此外也有主觀原因,挺重要的,我舉三條看大家是否同意:

一是“造不如買,買不如租”的影響。剛才我說了我們的短板,我們的芯片制造行業不行,美國壟斷了,但我們不行,大家看華大九天的數據,先是“巴統禁運”(巴黎統籌委員會),后來國家看不行還得自己做,于是于 1988 年啟動國產EDA工具,叫做“熊貓系統”,那時候做的還可以。什么時候不做了? 1994 年不做了,因為巴統取消了對中國的禁運,大家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好事是比較容易買到了,以前中國買不到軟件,只能通過香港或其它途徑進來,但 1994 年禁運取消以后就很容易買到了,有關方面覺得既然能買到還做它干嘛?所以就停了,現在又再度啟航, 2009 年成立華大九天,十二五核高基EDA重大專項,現在也在繼續做,如果一直做,中間沒有停,也許我們就有(世界上)第四家(芯片企業)了。

軟件產業是中國增長最快的產業之一。軟不如硬,重硬輕軟是我們國家特別普遍的。 2000 年有個 560 億,每年加一個,加到去年 63000 億,今年是 70000 億,很不錯,企業很大,從 2000 到2018, 18 年增長了 112 倍,請問在座的企業學家,你去找一找中國幾萬億企業的產業,有那么快的嗎?我想找不到。這個產業發展非常快,第一是靠人才,中國軟件人非常優秀;第二靠市場,中國市場非常大;第三靠什么?資金嗎?建國以來我們在軟件業上的投入不到 50 億,那么長時間,那么大產業,國家有關部門投了不到 50 億,也就是一年平均幾千萬,等于沒有投入,基本上民間投的也很小,這個產業的投資不靠前,很勉強,軟件人員勉強活著就行了。靠什么呢?政策。從 2000 年開始國家有個“國發 18 號”文件,正因為有了這個優惠政策,我們的軟件業才出來,所以一靠人才、二靠市場、三靠政策,沒有靠資金。今天國家很快要有軟件基金出來,再加上資金的投入,相信我們的增速還能更快地提高。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軟件產業要糾正,我們的國家重硬輕軟,我們的地方領導很愿意搞硬件,因為如果硬件失敗了,樓還在、設備還在,一查沒事的,軟件不敢投,投入幾萬億萬一不成功,來檢查一看,人也走了,軟件失敗了不會留下什么,只有桌椅板凳和幾臺破電腦就沒了,沒法兒交代,所以我們目前的考核體制是不利于軟件發展的,要沖破這個藩籬。

三是“穿馬甲”,網信領域里大家說的套話是把外國的產品包裝一下國產推廣,國家支持就特別大。這有一個什么毛病呢?人們心里會認為我已經有了,不做了。再就是安全有隱患,(外國產品)如果埋個“后門”、“漏洞”你都不知道,或者以知識產權為由告你,外國的知識產權,中方合資,本來是代理,光明正大的,一定要注意別把它包裝成自己的,那樣就知識產權侵權了。它容易麻痹自己,認為我們已經有了就不做了。當前國家重視安全,很多人都在做,如果不做,下面我會繼續講不做的危害性。

實行包括自主可控測評在內的多維度測評。一般測評是性價比認可,安全的測評,質量的測評,這個很重要,區分真正在網絡安全的角度能否達到要求。

最近還出了一個事,自主可控測評應評估“美國技術含量”,以前沒有,并購人家的,知識產權收購過來就可以了,現在知識產權可能沒有問題,但有實體清單的問題,有出口管制,美國技術含量超過25%,美國就會制裁,涉及很多細節,涉及元器件、軟硬件、材料等,比如汽車行業,過去多少年以前用了美國的技術的都可能包括進去,只要超過25%就不行,實際上是美國說了算。即使是出了錢并購過來的知識產權也可能會被套上這個,美國會說 10 年以前、 20 年以前這就是我的技術。所以我們要應對這個潛在的風險。

軟件是推動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的驅動力,很多傳統公司,比如寶馬和波音,比如寶馬7,內置的軟件超過 2 億行代碼,波音 787 客機中的軟件代碼超過 10 億行,新一代技術硬件差不多,關鍵在于軟件,十年前我到華為調研,華為說70%的研發人員是搞軟件的,最近我問他們有多少了,他們說大概八九成。硬件比較標準,特別是CPU,大家往往都差不多,但一說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移動通信、虛擬現實,差別就在軟件上,所以我們應該加強軟件,而且我們在軟件產業有很多優越條件,我們希望把軟件搞好。

中國有豐富的軟件人才資源,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人才資源,增量大,每年都培養出很多軟件工程師,人才應該說是世界第一。這方面就不細講了。

中國軟件業概況,剛才我們比了世界上的公司,現在以自己為主來看,產業規模世界第二,市場也是第二,從業人員世界第二,約占世界10%,相信很快就會是世界第一,產業布局較全面(較好),龍頭企業規模和數量較好(華為、BAT等等);人員工資中等( 2017 年平均薪酬為13. 03 萬),人才創新性較好(軟件著作權、開源貢獻量、雙創數量、APP制作量、研發效率、大賽數量……),軟件方面除了美國,中國,還有印度,印度也有一些優勢,但在勤奮方面都沒有能跟中國相比的,這種情況下中國不發展軟件是很可惜的。

這是美國甲骨文公司的創始人拉里.埃里森的采訪,他對軟件的認識比我們有些領導的眼光都遠,他說“不能讓中國產出比美國還多的工程師!”他說原料、硬件等方面不怕,就怕軟件,他說如果中國的軟件領先了,人才更多了,對美國的威脅很大。

第三方面是開源軟件促進軟件業開放創新,開源軟件已成為軟件業的主流,受到了美國管制,但它要管制我們沒有辦法,我們主要是要增加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在軟件業增加中國企業的參與者、貢獻者、主導者。

最后,我們希望把開源這個在軟件業已經非常成功的模式推廣到硬件界,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2010 年發明了基于廣泛使用且標準十分寬松的BSD許可證(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 License),用戶可自由免費地使用RISC-V進行CPU設計、開發并添加自有指令集進行拓展,自主選擇是否公開發行,或商業銷售、或更換其它許可協議、或完全閉源使用。它有什么好處呢?完全開放,CPU芯片在市場上站得住的指令集架構只有兩個,一個是英特爾的AMD,非常好,可惜你拿不到授權,它壟斷了桌面和服務器領域,罕有對外授權,這個很難,但很難自主可控。一個是ARM的指令集架構CPU,歷史較長,在移動和嵌入式等領域占壟斷地位,世界上很多公司花費數百萬到數億元費用向ARM購買CPU許可。現在出了一個新的RISC-V,RISC-V的優勢有四個:

(1)設計優勢

免除授權費用和知識產權風險的完全開源免費,這是RISC-V存在的主要意義。傳統的芯片設計有時需要上億研發費用、投入上百人的團隊和花費大量時間,使得中小型科技企業不可能承擔芯片研發,被迫只能使用市場上已有產品,既造成了芯片市場的絕對壟斷,又喪失了發展的主動權;而開源芯片設計可以將芯片設計門檻大大降低,甚至于3- 5 人的小團隊在3- 4 個月之內,只需要幾萬元便能研制出一款有市場競爭力的芯片,十分適應于中小企業創業,市場前景廣闊,能夠有效促進芯片產業的繁榮。

(2)技術優勢

RISC-V指令集在最初設計時有其研發團隊就明確表示要追求檢閱,丟棄歷史包袱。目前成型的技術代碼集小、支持模塊化,性能十分優越,能夠滿足從微控制器到超級計算機等各種復雜程度的處理器需求,支持從FPGA、ASIC乃至未來器件等多種實現方式。同時能夠高效地實現各種微結構,支持大量定制與加速功能,并與現有軟件及編程語言可良好適配。

(3)市場優勢

隨著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各種場景下對于CPU需求日益碎片化,嵌入式應用前景廣闊,低功耗、低成本和訂制化需求越來越大,這使得RISC-V的精簡、低功耗、模塊化和可擴展的優勢與數字經濟未來發展方向十分契合。

(4)管理優勢

最初的RISC-V指令集是 20 世紀 50 年代,因而大多數專利早已過期,在商業化和開源使用方面不會存在大的專利壁壘和成本問題;另外,RISC-V由 2005 年成立的基金會管理,這是一個非盈利的中立機構和開放社區,主要負責日常維護RISC-V指令集標準手冊與架構文檔,參與RISC-V相關規范地制定和軟硬件生態系統的發展。基金會采取會員制管理,目前共有上百家會員單位,中科院計算所是發起和審計會員,阿里、華為是白金會員,這種開放式的管理模式能夠有效地促進RISC-V社區的交流和創新,形成生態系統,從而降低研發成本,打破芯片市場的壟斷。

這就是開源的好處,我們可以以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它去培育生態。最后我們的目標是讓世界出來第三種模式,完全免費開放,看看是否可以更好地滿足我們的需求。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今日足彩比分推荐预测分析